登录

多面才子 丨高晓松 你是否还记得民谣里的那些青春?

2016-03-27 10:00:00


《模范情书》


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

我是你初次流泪时手边的书

我是你春夜注视的那段蜡烛

我是你秋天穿上的楚楚衣服


 爱上一个人的理由很简单,


可能是因为你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,或者把一首好听的歌唱进我的心底,或者是冬天里的一句问候“冷不冷?”也可能是偶然与阳光下骑着单车、晃着马尾的你擦肩而过。



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,

小众的民谣渐渐成为了流行。

听过这么多民谣的你,

可还记得那些年民谣里的青春?


吉他,诗歌,梦想,姑娘……

在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里,

纯真动人的校园民谣,

不经意间改变了中国乐坛,

成为无数人的青春记忆。



那时候,

天还很蓝,云还很淡,

日子总过得太慢。


那时候,

有青青草地,有皓月繁星,

有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和同桌的你。



年少轻狂的时光里,

多少人说过同样的话,

做过同样的事,经历过同样的离别,

当大多数人还不知如何表达时,

有人却把它写成了动人的歌……


高晓松,老狼,

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,

就意味着一代人的青春岁月。

转眼间,二十多年过去了,

偶尔怀恋起从前,念旧的人会说:

“我的青春,在90年代”。





“每一个人不管处在什么地位,你世界首富也好,你是什么都好,你经常有苟且的时候,你经常有目光短浅的时候,你经常有愤怒地去跟人吵架的时候,那些时候我觉得都是很苟且的,当然你也经常有除了弯腰捡六便士以外,抬头看见月亮的时候。”




嗯,那就是远方。

贴在高晓松身上的众多标签之中,“清华”是最闪亮的一个。




他是典型的“名门之后”,家里长辈亲戚几乎全是高级知识分子。

作为清华的著名“肄业生”,高晓松也曾是三句不离清华。

就他的内心而言,清华是家,是贯穿他一生故事的时间线,就像他所说的,


“那里有我们的回忆,那里有我们的玉兰花”。


高晓松曾说他想在厦大的“上弦场”办一场作品音乐会,不卖票,只唱给校园和学生听。青春叛逆的那几年,他在厦门做流浪歌手,跟家庭对他的“科学家期望”南辕北辙。

所以“厦大”对于他,是十九岁少年闯荡世界的起点,是“逝去之后永不再来”的青春,是他的精神家园,是他心目中真正的远方。




高晓松回忆起当年他狂妄的青春,也是感慨良多,面对青春的流逝,更多了份淡泊与从容。


作为北京胡同长大,对老北京“黑话”熟门熟路的年轻的高晓松来说,南方的“远方汽笛声响,不知是谁而来”的柔软的生活才是他所向往的。

同样,在高晓松的青年时期,也曾游历过很多地方,去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一一目睹儿时从书本上歌曲中留下的回忆。

从现在来看,高晓松正处在他人生中的“第二春”。身居阿里巴巴文化总监的高位,执掌阿里娱乐文化业全球布局,高晓松已经可以称得上把他的“门客”身份做到了宰相家中。

但他的诗和远方就是如此吗?他又说道:“与岁月对望,所有人都老了。我数着日子和钱,等待永逝降临”。


高晓松在参加《鲁豫有约》节目中,谈起了年少时候的自己感慨良多。



现48岁的高晓松已经走过了足够多的乱七八糟,他曾经的愿望,能够摔杯为号“沧海一声笑”,如今也早已实现了。

现在,他站在了更大的舞台上,脸上却越来越平静了。除了他仍旧“誓死守卫”的小龙虾,而在物质上的需要变得越来越淡泊了。

就像他所说的“与岁月对望,所有人都老了。我数着日子和钱,等待永逝降临”。


  • 相关阅读